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国际化 >> 阅读文章

访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合作中心主任

2010-10-08 19:33:43 来源:管理观察 浏览:5236

加快中国本土管理走向国际化的步伐

谭伟文,男,1945年6月生于印尼。
1983-1984 加拿大Wilfred Laurier 大学学习工商管理;
1991-1992 获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公共管理硕士;
1997 美国哥罗拉多经管学院学习小额信贷管理。
1966年 从印尼回国到原对外经济联络部工作;
1972-1973 原外经部翻译队英语组组长;
1974-1978 驻阿富汗大使馆经参处经济随员;
1979-1983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高级项目官员;
1984-1993 外经贸部中国国际交流中心方案计划处处长;
1993-1997 驻印尼大使馆经商处一等秘书;
1997-2000 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处长、副主任;
2000-2006 驻印尼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2007 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南南合作及区域合作
      高级顾问;中-非工商企业协会顾问;
2008-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合作中心主任。
编者按:联合国工发组织中国南南工业促进中心7月23日在北京正式成立,中国为什么要与联合国工发组织协议成立中国南南工业促进中心?南南工业中心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它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它对推动中国经济技术和管理方面的国际交流合作有什么样的作用?本刊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该中心主任。
                                             本刊编辑部
本刊记者:中国政府为什么要与联合国工发组织成立中国南南工业促进中心?我看了一些资料,包括上次中国南南工业促进中心成立的一个讲话,好象我们搞南南合作已经有好多年了。

谭伟文:确实我们搞南南合作已经很多年了。南南合作的范围很广,其实只要是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都可以称之为南南合作,包括经济合作,技术交流,贸易和金融方面的合作,都可以列入南南合作的范围。中国从上个世纪50年代就开展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联合国大概60年代末、70年代初,提出了发展中国家间的技术合作(Technical Cooperation Among Developing Countries, 简称 TCDC)。1972年联合国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士艾里斯召开了国际发展中国家技术合作大会,通过了发展中国家间技术合作宣言,积极推动发展中国家之间开展技术合作。

本刊记者:关于南南合作,它的内容好象更多的趋向于经济技术合作。

谭伟文:南南合作是多方面的,南南合作是相对于南北对话。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矛盾是一直存在,其历史背景是,很多发展中国家过去曾经是发达国家的殖民地。尽管发展中国家摆脱了殖民统治,获得了政治上的独立,但发展中国家与原宗主国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从没有停止过,发展中国家摆脱老殖民主义的束缚的意识都是存在的,上个世纪60年代曾经提出来反对新殖民主义的问题,就是发展中国家及新独立的民族国家怎样摆脱过去的老殖民主义的经济束缚的问题。实际上政治、经济是互相交织、互相影响的关系。发展中国家虽然获得了国家独立,但经济上仍然落后,摆脱不了对发达国家的依赖,政治上也很难完全独立。因此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具有一些特殊的意义。因为大家都是发展中国家,过去有相同的命运,现在又面临相同的挑战。特别是经济全球化以后,在新的形势下,由于多种原因,工业很薄弱,信息产业跟不上,最近出现了一些全球性更加突出的问题,就是能源问题、粮食问题,这些使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挑战更加严峻了,全球化过程中一些发展中国家没有跟上潮流,被边缘化了,他们和发达国家的差距拉大了。在这种新形势下,工发组织的总干事塞拉利昂人云盖拉提出来,工发组织要推动南南合作,工发组织希望在南南合作这方面发挥新的作用。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工发组织总干事提出来了这样一个计划,在几个发展中大国成立几个南南中心。印度去年成立了,它是第一个成立的。今年的7月1号,埃及也成立了。实际上我们也是从7月1号开始运转,可是正式搞成立仪式是7月23号。下一步的计划准备在巴西、南非、伊朗,也要成立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南南工业合作中心。

本刊记者:我们在南南合作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中国南南工业促进中心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谭伟文:促进南南合作一直是中国政府的一个重要政策,因为与发展中国家发展关系是我们外交政策的基础,因此我们高度重视,而且长期致力于南南合作,我国已经和世界上150多个国家发展经贸合作关系。南南合作范围很广、形式很多,包括联合研究、技术交流、技术合作、技术转让、相互投资、贸易上相互提供优惠,这些都可以称之为南南合作,也是它的主要任务。我们和巴西搞联合研发和发射卫星,联合制造支线飞机,是南南合作很好的例证。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对外提供合作的能力也增加了,其他发展中国家跟我们发展合作的愿望也更加强烈,所以最近几年发展也比较快。比较突出的就是中非论坛,这是我们在南南合作问题上采取的一个重大行动。和非洲国家开展很多实质性的合作,因为非洲国家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面临的挑战很大,他们的境况更加困难。我们搞了中非论坛,既加强了我们和非洲国家之间的合作,同时也推动了全球其他地区、特别是发达国家对非洲的更多关注。我们搞中非论坛,引起了一些误会和对中国的无理的职责,说中国要到非洲去掠夺资源,这里面有一部分是误会,有的是别有用心。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实实在在地做,真心实意地去做,让世界来证明我们的南南合作、跟非洲的合作是真心诚意的,是在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下进行的。通过实践,非洲国家也会体会到谁是真正的朋友。同时,也只有通过实践,这些谣言才会不攻自破。不管怎么样,我们搞中非论坛,提高了其它国家对非洲的关注。所以后来日本也搞了一个日非合作论坛,欧盟也搞了欧盟跟非洲的首脑会议,讨论经济合作,增加了他们对非洲的关注。从中国来说,我们没有私心,我们希望非洲能够发展。非洲朋友自己也会辨别。这些合作,对改善非洲的整个政局,推动非洲的经济,会起到一个非常积极的作用。在纪念联合国成立60周年大会上,为了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我们也作出了不少贡献。如减少了非洲很多国家的债务,对外提供了几十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建电站、建水利设施,同时胡锦涛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也表示要在若干年内培训三万名发展中国家的技术人员,这些都是我们在南南合作中所做的实实在在的事情。
关于南南工业合作中心今后的工作,谭伟文表示:
我国和联合国工发组织有了30年很好的关系。工发组织在我国成立南南工业合作中心得到了我国政府的同意和支持。今后主要工作设想是这样的,作为一个新的南南合作平台,将来想和工发组织在印度、埃及、伊朗、南非和巴西成立的这几个发展中大国的南南工业合作中心联合起来,共同组建一个覆盖几个地区的合作平台,为中国和这几个国家及其邻国开展合作服务。其实我国和这几个国家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开展合作,现在增加了新的渠道和平台,增加这么一个平台,可能有一些好处,因为中国政府号召中国的企业走出去,但是“走出去”对中国的很多企业来说,还是新的东西,不是很熟悉,也有不少的经验教训,包括走出去到其他国家的前期准备工作不充分,不了解当地的环境,不熟悉当地的法律,所以有的走了一些弯路。我们希望这个平台能够为中国的企业跟这些国家的合作提供一些服务,使他们避免走弯路。同时也是通过这几个平台,和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发展合作。工发组织成立的南南工业合作中心都是所在国政府支持的,这些国家政府都有推动南南合作的愿望,想建立这么一个中心,去推动和其他发展中国家间的合作。应该说,从全球的经济形势看,一方面发展中国家有发展合作的需要,同时发展合作的可能性也存在。因为这几年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还是很不错的,中国就更不用说了,像印度、巴西、伊朗,有很多资源,积累了很多资金,怎么样把它调动起来,跟中国、跟巴西、跟印度的一些技术、设备结合起来,去发展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产业,还是有很多的潜力的。我们这个中心将来希望能够和这几个中心合作,变成一个很大的平台,推动更大范围的合作。

本刊记者:那么合作的内容还是很丰富的?主要是经济方面的合作?

谭伟文:对。经济方面尤其是新能源,现在油价高涨,大家都在关注资源的问题,所以新能源的合作,受到了各个国家的重视。我们在这方面也有一些优势,特别是在风能、太阳能、小水电、沼气这些方面,我们都有了相当好的基础,所以可以跟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一起合作,优势互补。因为其他国家这方面也有一些研究,南南合作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分享和优势互补。像我们跟巴西成功地做了一个卫星联合研制,发射卫星。另外,联合研制生产100个座位的支线客机,就是说发展中国家有自己的一些优势,南南合作主要是分享。当然除了市场化运作以外,政府之间的强力推动,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在新能源这方面,准备重点去做一做;再一个,我们有一些好的工业,比如说石化工业、化工工业,我们都有相当的基础,像一些国家,比如中东,他们盛产石油,他们也有这样的愿望,把它转化为其他的产品。另外建材业可能也是一个有潜力的合作领域,还有农产品加工业,目前农业成了各个国家关注的事情,怎么提高农业生产力,如何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这方面也是我们今后工作的一个重点;再一个就是促进相互投资,这是我们设想的今后三到五年重点关注的一些领域。

本刊记者:今后的发展规划正在进行中,是否有可能最先采取技术输出?

谭伟文:我们希望推动各方面的合作,主要是在新能源、农产品加工。现在工发组织提出一个建议,非洲一些国家产棉花,但棉花在本国加工很少,出口原棉,附加值不高,他们希望跟中国合作,对他们的棉花进行加工,我们正在研究这方面的可能性。另外我们在石油化工领域有一定的能力对外合作,中东国家盛产石油,看看他们是不是有兴趣合作。

本刊记者:《管理观察》杂志一直致力于管理理论和实践方面传播,中国南南工业促进中心在推动中国管理界与世界各国交流及合作方面有什么打算?

谭伟文:这个计划打算肯定是有的,而且这个领域是个重要的领域。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发展速度让世界瞩目,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的发展,大家都在谈论中国模式。中国发展这么快,到底是什么因素在起作用,这里头涉及到的因素很多,中国的政治制度、中国的经济制度、中国的改革,其中很重要的涉及到经济领域的是关于市场和计划的问题、市场作用和政府行政干预的问题、国营和私营企业的关系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人们关注的问题。像国营企业,过去人们的印象是国营企业没有效率、庞大、官僚、官商的气息很重,管理落后等等,可是中国基本的制度仍然是以国有企业为主,多种所有制相结合。中国却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有那么强的管理和驾驭经济的能力,在这样的体制下,中国经济仍然在快速发展,所以这个经验本身值得关注。许多国家想了解中国这方面的经验。关于国企和私企的关系,目前国际上多主张国企私有化,特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在推动国企私有化。亚洲金融危机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印尼提供了5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他们附加的条件之一,就是印尼的国企要私有化。后来印尼不少国企私有化了,当然形式多种多样,有的是上市,国有控股、有的是完全私有化,有的是到国外上市。实际上关于国企和私企的争论持续了很长时间,即使在发达国家也是这样,现在这个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像在加拿大、英国,也是曾经一度争论,一会儿国有化、一会又主张私有化。现在像在法国,这个争论都还没有结束。到底国企和私企在一个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起什么样的作用,两者是不是矛盾的,中国应该在这方面总结一些经验教训。尽管中国的国有企业还存在很多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改革,但实际上国企仍占据所有重要的领域。涉及到国计民生的领域,仍然保留国家的控制权。实际上国家是用这个来干预整个经济发展。这涉及到国家发展和管理上的核心问题,这个问题对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过程当中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是说政府如何处理好行政干预和市场的作用两者的关系,这就是管理国家经济的重要问题。这个问题涉及一个国家的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我国保留国有制,以国有为主,多种所有制并存。同时也涉及国家所有制的经营问题,我国采取了多种多样的形式经营。因为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快,许多发展中国家想了解,所以和发展中国家开展这方面的研讨和交流很有意义。在一定意义上,和发展中国家开展这方面的交流比直接投资、直接合作作用还要大一些。当然通过交流我们也可以学习国外的经验教训,学习先进管理经验。南南工业合作中心会推动这方面的合作,考虑在适当的时候开展这方面的研讨、促进这方面的交流。

 
 

    中国管理智库(管理观察)总机: 63792251-667(609)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guanliguancha.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0218898号-1

关于我们 | 征稿启事 | 杂志图书订阅 | 广告合作 | 课题项目发布 | 论坛与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