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管理中国化 >> 阅读文章

许嘉璐:为推动管理本土化多出成果多出人才

2010-10-08 19:36:45 来源:管理观察 浏览:2551

许嘉璐(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我不是学管理专业的,但是出于对管理科学重要性的感知,眼见我们众多的企业由于管理得当,符合科学的规律而蒸蒸日上,也有一些企业由于违背了管理科学的基本规律而从地平线上消失,所以对于咱们管理科学研究院一向做鼓掌最热烈的观众,摇旗呐喊的一个支持者。今天,我斗胆在各位领导、各位专家面前说说自己的想法。或许外行人冷眼旁观也有所得,行里人由于长期沉浸在一定的氛围中、环境中,熟悉自己研究的对象,可能也需要外行人冷眼的旁观,就像是一位女士化妆、穿衣服一样,天天习以为常,已经很熟练了,颜色的搭配,款式与体形的相称,发式与服饰的呼应,成了惯性了,但往往有时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譬如在某个集会上碰到一位朋友,指出:“你的项链和服饰不相称。”那么今天我就谈谈自己的几点意见。大家就姑妄以外行人的鼓掌来看待,以对女士的服饰、品质的多嘴人来看待。
对于如何开好这次大会,我讲三点意见:

这是我国管理科学界落实十六大精神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会议

我重复一下田夫院长的话,这次的活动一定要以十六大的精神为指导。十六大的精神大家都经过了反复的逐步深入的学习,在十六大报告当中,明确提出要大力推进企业的管理创新,而且在最近的政府报告当中,也提到了软科学,这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恐怕还是第一次。但是我认为要以十六大的精神为指导,还是要从根本上把握十六大的精神。十六大报告当中提到了刚才我所说的一句话,那就是“大力推进企业的体制、技术和管理创新”,这当然是很有力的推动,但更重要的是在研究管理科学的时候,要以十六大最根本的精神来统领。十六大的精神我也在学习当中。我觉得十六大的精神在江泽民同志作报告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十三年来我们社会主义发展的经验,党中央概括了十条,而这十条经验归结起来就是三个代表。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的领会是,学习了三个代表的思想,知道了它的内涵,它的精髓,你再回过头来看那十条经验,会领悟到离开了三个代表的指导思想,哪一条都做不成,哪一条都落空。而三个代表思想的关键是与时俱进,核心是保持党的先进性,本质是执政为民,这是江泽民同志的原话。谈到我们的企业管理和企业管理研究,能不能与时俱进?能不能用人类最先进的思想来关照整个企业管理过程和其中的规律?作为各种所有制的企业家和研究各种所有制企业管理规律的学者们,以及统筹协调引导各种所有制企业的政府官员,大家可能在具体的问题上有看法的不一致。但是要想走到一起共同推进管理和管理的研究,恐怕有一个最起码的出发点,这就是无论自己在什么岗位上,是什么样的社会角色,都要是为民的、为国的服务精神才有可能。这就是中国的特色。
我也接触过很多私营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家,发现凡是成功者,他脑子里所想的常常是整个地区、整个国家和民族,而不是只看到自己的企业、行业,只看到钱。所以离开了为民这个大前提、出发点,就很难保持先进性,很难随着时代的前进而更新。我说句不太客气的话,现在我们有些非公有制经济还是家族式的。我在一些企业家集会上说,家族式的企业已经不适应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了,赶快改成现代化企业制度,不要舍不得。你自己曾经艰苦创业,酸甜苦辣都有,好容易挣下这份家当,弟妹当会计,小姨子当出纳,舅舅去管这个那个的,觉得踏实。企业改制,很可能是和一个大的资本结合,你只占15%,但是做大了,15%的绝对额一定超过了你现在的家当。听众都说是是是,对对对,事后隔上一年、二年,依然故我,看来还没懂。后来我就研究这是为什么,原来有些企业家对权的欲望也很大,不仅仅是钱的欲望。有些老总认为自己是一把手,什么都是他签字,重组之后,只占15%,又不能控股,签字、主持会、拍板等等都没了,顶多是参加董事会,不是滋味。钱与权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体现、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我想这是与十六大根本的精神是不相合的,所以我说,我们要用十六大精神来统领这次会议,用十六大的精神来指导我们企业的管理,指导我们对企业管理理论的研究。
用十六大精神来统领,可以有多种的体现,我讲的这一层只能作为一种补充,这是我要说的一点。
我们这次会议还要认真地总结转型期政研企联合推进,用加强管理、改善管理来振兴企业的成功经验、宣传和交流建设中国特色本土化管理科学理论的方法。我想,离开了十六大精神恐怕都难以实现。
所以,我觉得这次会议开得非常地适时,那么希望到会的同志们能够相互切磋,加深了解,广交朋友,增进感情,把这次会议真正开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会。

用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振兴转型期
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科学理论

我想应该以实践和理论相结合的原则来推进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科学事业的发展。管理创新是管理领域永恒的主题。在我国由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20年当中,早期我们的企业管理主要是依赖于实践的创新,也就是摸索,而现在仅仅靠着实践去摸索,也就是完全经验主义方式是不行的,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为此,迫切的需要理论的创新。理论的创新属于理性主义。经验主义总要走到理性主义,这是中外科学发展的共同规律。但是我们这个学科的理论创新,恐怕不同于社会科学的其他学科。社会科学的有些学科是在广博的基础知识之上面对现实的一些问题或者理论问题,更多的成份是思辩的,比如哲学和美学。管理科学不能靠思辩,应该靠从实践中总结它的经验,上升为理论。理论就是规律。我是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我在看一些论文时发现个“奥秘”有些人到没有高招的时候,就生搬硬造一大堆术语来遮挡。在戏曲界、曲艺界有一个老词,叫“一闹遮百丑”,到舞台上,张牙舞爪,东奔西跑,来遮自己艺术才能不足之丑,现在很多相声,小品就属于这一类。管理科学因为是和实践相结合的,应该是很朴实的,是从实践当中来的,而不是那种浮躁的术语和晦涩遮百丑的理论。
我们还要看到眼前的现实。现实中,在社会上特别是在一些政府部门和学者眼里,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越来越受到重视,而管理科学不太被重视。这是客观存在,我们不能回避的现实。我想一个学科被不被社会所重视,是热还是冷,是重还是轻,取决于两个问题:一是应该不断地宣传、呼吁、普及这门学科的重要性,对社会的意义和它的内容。这些年来管理科学研究院不断地奔走呼号,不断地鸣锣开道,这是很必要的,以后需要更多的人这样做。第二个方面恐怕是这个学科要拿出真货来,让人们听了你的宣传,你的呼号之后感觉到是真有用。当然任何学科的理论都不可能拿来之后马上就产生效应。可是从你的学科内容看,确实已经逐步地形成自己的体系了,这个体系是从实践当中来的,而且其中有很多是真知灼见,相信的人,支持的人,帮你呼吁的人就会多起来。所以我想,在目前“重硬轻软”的环境之下,不要怨天尤人,要靠自己的不懈努力。
首先,20年前谁听说过“管理科学”这个词?计划经济条件下,计委说了算,党委说了算,任务是指令性的,经费是分配的,一切都是计划,有什么管理科学?一切按方抓药!我们的管理科学就只有20年的历史,其实才十几年,它的不成熟是自然的。如果说现在中国的管理科学和管理科学的实践已经成熟了,那倒奇怪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社会上受不到很高的重视是社会之常情。我们各项的选举都是先协商后表决的,到目前为止,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一职还没有提十八九岁二十出头人当候选人的,不成熟嘛,管这么大一个国家,你再是天才也不行,这是一方面。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田院长嘱咐大家要用王国维所说的三个阶段来激励我们的研究。“独上高楼”,耐得住寂寞啊;“望断天涯路”,前程远大;“蓦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长期积累后突然的升华。“路漫漫其修远兮”,才开头啊。当然,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和我国加入世贸组织,我国的管理界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开展管理创新,创建和发展转型期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理论已经是十分紧迫的任务。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根据中国的国情,中国企业家的实践进行研究,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形成本土化的或叫中国化的管理科学来指导实践,以适应中国国际化竞争的需要。这段话我无需解释,但是有一个词要解释:“本土化”这是指外国企业家在对象国建立企业时要逐步做到零配件和设计从本地取材。“本土化”适用于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落实到我们这个地方了,就是中国化。依此类推,也有埃及化、南非化,但我们特别强调要中国化。

从管理文化角度来探索中国化的管理科学

在我们创新中国化的管理科学的时候,有一点我想提出来和同志们切磋,这就是要把管理科学看成是一种文化,要用文化学的眼光对管理科学进行研究、宣传、运用、推广。为什么说管理科学是一种文化?文化分为三个层次。文化的表层是包含有思想意识及习惯的物质生活。具体地说就是衣食住行,我们吃个盒饭,很难说是文化,但是整个的饮食、服饰、住房、交通是一种文化。现在男士是西服,次之是夹克衫,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文化。文化的中层指的是制度、法律、宗教、风俗、习惯、艺术等等,这是用物质来体现精神、观念、意识的。里层指的是世界观、人生观、伦理观、审美观、哲学观。管理科学中的“管理”基本属于中层。它是中层,但它又要体现里层,同时它要折射到表层去。三个层次的文化是这么个关系。因此管理属于文化范围。任何文化都是有民族特色的,我们56个民族各有各的文化,但是汇总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中华民族的文化与海外比,一个国家一个样。我们今天不是谈文化,而是谈管理,有关文化的话就不多说了,就管理而言,美国的企业和日本的企业与中国的企业是不一样的。研究企业管理的学者在大楼里设计得很好,让企业家拿到企业去试试,不见得就能完全可行。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缺乏对中华文化的里层、中层、表层对我们企业的影响的研究。一个民族的文化,特别像我们中华民话五千年文明源远流长,文化的基因早已渗透到每个人的血液里,根深蒂固。在企业当中,有些东西人们如果不从文化中去观察,往往难以得到答案,它涉及到这种文化对企业目标,企业中上下级的关系,横向的人际关系,企业的制度,每个员工的权利和义务等等。这些都和民族文化有关系。我经常到一些企业去参观,我是不提意见的,但是我有自己的想法。比如什么“诚信、创新”的厂训啦,什么“顾客是上帝”的标语啦等等,我是不以为然的。诚信是你老板的事,创新是科技人员、经理们的事,与我这个在流水线上机械性操作的工人何干?有些老板遇上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嘴巴也挺乖巧的,一问是大学毕业,就录用了。这个小姑娘的为人怎么样呢?对父母、兄弟、朋友的态度如何?素质如何?老板看不到。我们的企业家忽略了从整个中国文化来考虑我们的企业怎么办。这恐怕也是一个企业今后提高的方向。这也是我为什么建议要从文化学的角度上来看待管理科学的原因。如果我们在研究的成果基础上多添上点中国文化的元素,拿出来的管理的模式、管理的理论不用贴标签,它就是中国化的。
我对这次会议还有一项议程感到非常高兴,那就是首次颁发本土化管理奖。这就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呼吁、呐喊、促进的措施之一。尽管这种奖是我们行里人表扬自己,但也是很重要的。首先是我们要健身,让我们的管理人员、专家、企业家得到他应有的荣誉;然后推而广之,逐步变成社会的一项奖项。这样一个举动一定会促进广大的管理工作者和研究者进行管理创新、理论创新的激情,进一步促进中国特色的或中国化的管理理论体系的建立和逐步完善。
我相信通过这次会议,政研企各界将会进一步团结起来,紧紧围绕国家的中心任务,以高昂的姿态,踏实的作风,深入实际,扎实研究,为丰富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科学理论,开创管理科学的新局面作出新的贡献。
最后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中国管理智库(管理观察)总机: 63792251-667(609)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guanliguancha.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0218898号-1

关于我们 | 征稿启事 | 杂志图书订阅 | 广告合作 | 课题项目发布 | 论坛与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