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管理中国化 >> 阅读文章

与驾驭论创始人金绍选的理论对话

2010-10-12 12:12:37 来源:管理观察 浏览:4210

瞭望驾驭论 研究新视界

●戒浮燥唯务实治学之根本
●社会关心支持是研究的动力
●研讨热潮助驾驭论纵深发展

 

  人物简介: 金绍选,《驾驭论》作者,1959年6月出生,在职研究生,现任辽宁省盖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民建营口市副主委、高级农艺师,辽宁省第九届人大代表。


  编者按:金绍选从1985年开始研究驾驭理论,对人的个体和群体行为变化规律及其控制、驱动、引导方法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在历经20载的呕心沥血之后,终于在2005年一部集理论性、专业性、逻辑性为一体的学术论著《驾驭论》问世了,该书的出版,在海内外引起了很大反响,使得众多读者受益其中。本刊记者就该书的基本内容,主要精髓,研究过程,未来发展等问题与金绍选先生进行了对话。


                    
戒浮燥唯务实治学之根本

  本刊记者:金市长,现代的人大多都有一种浮躁情绪,你对一本书的研究前后用了20年的时间,这种专注和钻研的精神不是常人所能具备的,你是依靠什么力量支撑下来的?

  金绍选:驾驭论从开始探讨到成书,经历了二十年艰难的跋涉。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和能够走进我的心灵世界的朋友们,才能够真正体会得到、理解得到。二十年研究路,有坎坷,也有顺境。每当遇到不解的谜团,我就陷入了苦苦的沉思,但我不因沉思之苦而暗自颓废,而是一鼓作气,冲破谜雾,拨云见日;每当取得一个小小的突破,我的眼前就犹如一个亮点闪动,让我的内心产生一种兴奋的冲动,但我不因突破之乐而沾沾自喜,而是迅即把这种冲动转化为研求驾驭论新境界的不竭动力。正因为如此,自己对驾驭论的研究才坚持到现在,成为现在呈现在各位面前的这本《驾驭论》。二十多年的研究,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唯有务实,不怕枯燥,抛开浮躁,才是治学的根本。

  本刊记者:当初是怎样想到用“驾驭论”这个名字的,这个名字最初给读者的感觉好像似懂非懂,你能讲讲什么是驾驭论吗?它最初的产生过程?

  金绍选:驾驭论,名字听起来很大,其实刚开始琢磨的时候,只是源于简单、朴素的愿望,只是为了减少人际之间的摩擦、内耗,建立起和谐的人际关系。当时自己刚刚走出校门,在果品公司任业务组长。时值改革开放初期,新旧思想的磨合,新旧观念的碰撞,让人们的思想变得日益复杂,人与人之间变得难以相处。书生意气的我为处理好人际关系而苦恼,试图努力寻求一种处理人际关系、做好管理工作的方法。1985年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组织的决策学基础函授培训班,学习了科学决策理论,受到了一定的启发,决心要研究出一种科学的思维方式和方法,用以指导工作,调整人际关系,用一种公式化的便于操作的模式,辟出捷径,让人们不走弯路或少走弯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起初定名为《管理与人际关系理论》,在1986年定名为《驾驭理论》,其后定名《驾驭论》。在探讨这种理论的过程中,我悉心研读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毛泽东选集》、《形式逻辑》,通读了《资治通鉴》、《史记》等历史名著及《世界史》等文献资料,并对法、儒、佛、道、周易进行了精心的研究。学生时代所学的数学、物理在研究理论过程中也派上了用场。一日,用钢笔在纸上画长矛,凝神思考中,钢笔洇在纸上一个点,低头看去,长矛成了数轴,那个点就是原点,顺箭头方向为正,逆则为负。有了!这不就是我苦思冥想的驾驭论的雏形吗?趋正避负,不就是驾驭的最基本规律吗?

  本刊记者:当确定为“驾驭论”后,你是如何进一步继续推进研究工作向纵深发展的?

  金绍选:有了驾驭论雏形后的五年间,我把物理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运用到驾驭论的基础研究中,探讨出了动力规律,而且把这一规律与正负规律一道,用数轴作出了形象的表达。1990年到1997年是我深入探索驾驭规律的八年。这期间我总结出了教化规律、替代规律、差异规律,而且将驾驭论应用到工作实践中去,进行了大胆的试验。特别是在任基层单位主要领导期间,获得了试验运用驾驭论的有效平台。但应该说,这之前的研究还仅仅是局限在数轴这条线上。在其后的研究中,点动成线,线动成面,面动成体,二维、三维的驾驭空间逐渐在脑海中成型,于是,在1998年至2002年的五年间,用三维坐标表达驾驭规律、驾驭方法、驾驭过程,成为我开展突破性研究的主攻方向。其间利用三维坐标,运用驾驭论,分析了大量古今中外的成败事例,找到了每一个案例所处的点,也检验了驾驭理论的科学性。数轴、坐标、曲线、公式,这些形象直观、易于操作的方法,为我解决驾驭论研究课题助了力,而且我想,这些形象直观、易于操作的方法,在深化研究驾驭论的过程中,也必将得到更广泛的运用。

  本刊记者:这么看来,这个理论的研究也是经历了一个渐进的、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过程,特别是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理论,让驾驭论找到了“根” 使驾驭论得以不断的完善和升华。

金绍选:是的,2003年到2005年的三年间,应该说是在破解了三维驾驭法后完善驾驭论的阶段。这期间,我总结出了双赢规律、恩怨规律,完善了驾驭方法、驾驭类型、驾驭模型和规律、概念,从驾驭论角度提出了执政法则问题,并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检验了驾驭论的科学性。而在《驾驭论》出版后的两年间,才是对驾驭论升华的过程。对驾驭论的升华主要得益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成果——党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理论,使我对驾驭论的研究一下子找到了“根”。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是发展,怎样才能发展?发展就要趋正避负,让经济社会一直朝着有利的方向前进;发展就要用好动力达到佳点,让发展的每一个环节都不失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怎样才能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就要强化教化引导,形成核心价值观,发挥每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以人为本就要尊重差异、求同存异、注重运用人格的力量。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怎样才能全面协调可持续?全面协调可持续就要实现双赢以至共赢,达到和谐。科学发展观的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怎样才能统筹兼顾?统筹兼顾就要谋求作用力和效果的均衡。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总要求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要达到这和谐的目标,不正需要体的有序结合、力的恰当运用吗?这一切证明,我所研究的驾驭论与这个时代的主题合拍了,做到与时俱进了。我为自己研究总结出的概念、规律、驾驭方法、驾驭类型、动力模型和执政法则,能够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服务感到高兴!在这个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的伟大时代,我进一步找到了研究驾驭论的思想基础,找到了发展驾驭论、深化驾驭论的动力源泉!

社会关心支持是研究的动力

  本刊记者:20年的研究工作是漫长的,没有社会各界的支持,没有领导的关心和厚爱,你能坚持下来吗?

  金绍选:没有社会各界人士及各级领导的关心关怀是难以坚持到现在的。在《驾驭论》形成过程中,各级领导给了我很大的鼓励。2005年6月15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接见了我。他一边看着《驾驭论》的清样稿一边说:“我在美国最初学的是管理,后来改学经济。从这个角度研究管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驾驭论的研究有独到之处,希望尽快出版。”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对驾驭论研究多次给予高度肯定,并为《驾驭论》出版题词:“研究驾驭理论,增强执政能力。”领导的肯定和鼓励,给了我巨大的力量,让我鼓足勇气,在探讨驾驭论、研究驾驭论的道路上一路前行。
  《驾驭论》出版前后,在国内外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先是有人想拿高价买断版权和底稿。2005年9月,有国内媒体的一位副主编,想拿高价购买《驾驭论》版权,条件一是买断后不能在中国大陆出版,二是《驾驭论》作者不能再署本人名字,三是要在香港或新加坡签约。本人谢绝了这位副主编,在国家版权局注册后在国内正式出版了《驾驭论》。2007年7月,日本朝日新闻社两名记者也要以高价购买《驾驭论》手稿,再次被本人谢绝。因为我深知,驾驭论作为我的研究成果,不仅仅属于我,而且属于我的祖国!
  《驾驭论》出版后,再次得到各级领导的首肯。2006年,中组部老部长张全景同志在北京接见了我。他手中拿着《驾驭论》一书,反复说:“中国的问题,从中央到地方,关键在于驾驭,驾驭得好各项事业就发展,社会就稳定。”这对我20年潜心研究驾驭论是莫大的鼓舞!在我所工作的辽宁省盖州市,我们的市委书记王庆珂同志对我研究驾驭论给予了多方大力支持,并专门安排市委组织部,把《驾驭论》作为全市党员先进性教育的辅助材料,这对我致力研究驾驭论更是巨大的动力!
《驾驭论》也得到了许多专家学者的赞同。辽宁大学前任校长冯玉忠教授指出:驾驭论既是一个方法论,也是一个理念问题,应该得到学界共识、企业界应用、政界认可。驾驭论出自盖州,是盖州大幸、辽宁大幸。他还在给辽宁省政府机关干部作报告时推广了驾驭论的理念,并计划试点运用驾驭论,进而在国内推广。复旦大学张冬生教授对驾驭论高度评价,并建议在驾驭论基础上创建一门新的学科——科学驾驭学。辽宁行政学院老院长徐建源教授在辽宁省驾驭论研究会成立大会及多次研讨会上反复强调:驾驭论是行政管理的推进器。著名学者于今认为:应把《驾驭论》整理成手册,领导干部人手一册,并计划将《驾驭论》推荐给国防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等高等院校,设为一门公共课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美中友好协会主席朱艺峰先生建议在全世界开展驾驭论研讨活动。他认为,推广普及驾驭论,可避免战争,赢得和平。他还要把《驾驭论》送给美国总统,送给联合国秘书长,送给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全球化合作基金会主席孙放先生计划在世界文化多样性论坛上推广《驾驭论》。这更加坚定了我把驾驭论研究下去的决心与信心!

研讨热潮助驾驭论纵深发展


  本刊记者:《驾驭论》出版后,在理论和学术界都有些什么样的反响,对《驾驭论》的丰富和完善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金绍选:《驾驭论》出版三年来,各地纷纷建立了驾驭论学术研究组织。首先是我的家乡盖州市成立了驾驭论学会。接着,辽宁省驾驭论研究会成立,原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董九洲任名誉会长,东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庆灵任会长。在国内,广东、香港等地正在筹建驾驭论研究组织;在国外,美国驾驭论研究组织也正在积极筹建之中。各界人士也发表了大量评论文章。《认知驾驭论》、《百读驾驭论》、《读驾驭论随感》《读驾驭论心得》等纷纷出版,许多评论文章在《工人日报》、香港《名人亚洲》杂志和《领导内参》、《辽宁政府管理信息》、《营口日报》等报刊及辽宁新闻网等上百家网站刊出。如今,《驾驭论》也已经在中央党校、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清华、北大、复旦、上海师大、厦门大学、湖北理工大学、辽宁行政学院等高等院校图书馆收藏。许多读者和专家学者还对我的驾驭论研究提出了有益的建议和要求,让我在丰富、完善、深化驾驭论研究中,方向更加明确,思路更加清晰,动力更加增强。2007年5月25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专题采访了我,并作了现场直播,节目播出后,《驾驭论》在国内外的反响更加强烈。日前,《管理观察》杂志社又将《驾驭论》纳入他们观察与研究的范畴,开辟专栏,为研究驾驭论、推广驾驭论提供一方平台,并准备在国内选择推广试验区,推广使用驾驭论。有识之士特别是媒体的关注,让我的驾驭论研究空间得到更大的拓展。
  《驾驭论》出版后,各地区、各部门在一定范围内得到了应用。国务院某部门正将驾驭论应用于社区、村屯试点,目前正在操作之中。新疆石油管理局井下作业公司党委将《驾驭论》用作了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心组学习教材,并进行了认真的研讨,领导干部管理理念得到有效增强。广州市一家年产值30亿元的企业集团董事长冼聪颖,运用驾驭论解决企业中的人事、业务问题,收到了实效。辽宁绿佳农果蔬合作社将驾驭论应用到了业务开拓上,取得了显著效益。还有许多领导将驾驭论运用到了招商引资、信访管理等工作中,打开了工作新局面。这些应用成果为我深入研究驾驭论提供了丰富的实践经验。
  应该说,驾驭论是我一生致力研究的课题,我为我的女儿取乳名“金娃娃”,我把这一课题也同样比作“金娃娃”。尽管二十多年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收获,但我深知,这也只是刚刚起步。驾驭论研究还存在很多需要完善、深化的课题,驾驭实践中反馈出的一些实际问题还需要从多视角、多方面、全方位加以诠释。理论研究需要一个“从理论到实践,在实践中丰富理论,运用丰富的理论深化实践”的循环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过程。驾驭论研究的道路还很漫长,我将努力把驾驭论研究逐步提升到一个新境界。

  本刊记者:为使驾驭论的研究成果走向社会进入更广阔的领域、满足更多不同层次读者的需求,你下一步还有哪些打算?

  金绍选:首先,从解决有些读者反映读不懂的问题入手,我将致力于以大众能接受的通俗的语言、通俗的事例,解读驾驭论,撰写出《驾驭论》通俗版本乃至图漫版,促进驾驭论的普及。
  我还将致力于研发系列专业版本的《驾驭论》,计划开发出经济、政治、社会、军事、教育外交等五大系列版本,使驾驭论在各行业、各领域得到充分运用。
  与此同时,我将致力于《驾驭论》校本教材的研发,争取将《驾驭论》作为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的公共学科。
  在实践中,我将努力把对驾驭论的深化研究与目前在全党开展的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相融合。在驾驭论的具体运用实践中,我将致力于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着眼于以人为本,着眼于统筹兼顾,着眼于全面协调可持续,着眼于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在实践中努力运用驾驭论,把运用驾驭论解决科学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谐社会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作为自己深入研究的课题,在实践中解读驾驭论,在实践中发展驾驭论,在实践中深化驾驭论,把驾驭论研究推向一个新阶段。
  在深化驾驭论研究的过程中,我将不断总结驾驭论研究的成果,争取尽快把各位领导、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结集出版,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为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服务。
  我还将积极组织驾驭论讲解团,赴各地巡回讲解驾驭论,推动驾驭论在更广范围内得到研究和应用。
  科学发展、和谐共赢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我怀着一种坚定的信念,期冀着驾驭论能够引起更多领导、专家学者,社会各界朋友的关爱和关注。我愿与大家一道,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把驾驭论深入持久地研究下去,并且应用于实际,融合到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活动中去,服务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提升执政能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中国管理智库(管理观察)总机: 63792251-667(609)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guanliguancha.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0218898号-1

关于我们 | 征稿启事 | 杂志图书订阅 | 广告合作 | 课题项目发布 | 论坛与会议